我知道驾驶着公路摩托车穿越撒哈拉的想法有些异想天开,但我对这趟旅程到底有多么艰险了解得并不算多。

在摩洛哥边界,一群法国人首先挫败了我的信心。 他们一边盯着我的摩托车,一边连连摇头,“你要骑着 这个闯进沙地里吗?” 排量达到 1,130cc 的机车看上去仍然簇新如初,似乎还没有为进入地球上环境最险恶的地区做好准备。

沙地骑行

“是的”,我答道,心中产生了更多对于沙地的好奇。 稍后,我驶入了摩洛哥与毛里塔尼亚两国之间的无人区。 现在,我真的踏上了这片沙地。 很快我意识到,“沙地”这个名词似乎可以形容任何可供行走的路面,无论是平坦的土路,还是崎岖不平的荒野。

在制动马力保持 135bhp 的状态下,我的摩托车像个醉汉一样开始逶迤前行。 我骑得很慢,在流沙堆积的地方,我会以脚代桨向前滑行。 不久后,我到达了毛里塔尼亚小镇努瓦迪布。

毛里塔尼亚的疯狂

这里简直就像是文学作品中后末世时代的现实原型。 街上行驶的汽车全都没有前灯和车窗;大多数车辆看上去饱经风霜、灰头土脸。 当地人面无表情地向我投来冷淡的目光。 这里的建筑风格与摩加迪沙颇为相似。 在这个看似疯狂的地方,我的摩托车也变得黯然失色。 我显得有些孤独无助。 或许骑在驴子上反能带给我更多的安全感。

终于,我找到了一片被围墙圈起的露营地,里面挤满了欧洲人,犹如沙漠中的避难所。 明天我将开始完成此行真正的目标——骑行穿越撒哈拉。 为此,我必须找到一名向导。 我和两个驾车前往冈比亚的荷兰车友谈起此事。 他们雇佣了一名随车向导,并允许我跟在后面。 阿巴先生有一副典型的向导模样: 他是一个五十多岁的阿拉伯人,皮肤黝黑,穿戴着贝都因传统飘逸的白色长袍和头巾。 他似乎对我的骑行计划并不感到吃惊,但还是盯着摩托车宽阔的后轮细细地查看了很长时间。

第二天,我们启程前往沙漠。 这里零星铺设了一些柏油路,但骑行起来依然酷热难熬、灰尘漫天,丝毫不能松懈。 行驶 55 英里后,前面的汽车右转驶离原先的沙地,终于进入了撒哈拉沙漠。 我立刻感到口干舌燥。

迎难而上

我意识到自己应该稍事休息,但也只能握紧车把,将摩托车的前轮指向正确的方向,不断前进。 我知道自己应该站起来活动一下,也知道应该略微放松握把的双手。 但我还是义无反顾地坐在车上,靠着高度紧张的神经和顽强的意志力支撑下去。 我的自信早已荡然无存,轮胎的状况也令我忧心忡忡。 我能做的只有盯紧荷兰人的汽车,让自己尽量不要掉队。 这真是一段漫长又痛苦的旅程。 有时候,我能感受到的只有无尽的痛苦。

终于,我在车上已坚持了近一个小时,并重新找回了一点信心,但随后我便愚蠢地试图在沙子中转向。 于是,我从车上掉了下来,狠狠地摔在地上。 现在我可以反思这次旅程带给我的乐趣了,但答案完全令人失望。 四个小时后,我们终于迎来了一次适时的休整,阿巴先生还为我们冲泡了一壶薄荷茶。

“你看起来像是刚刚经历过慢镜头回放的事故”,他们告诉我。 然而,此时的我却感到精神振奋。 阿巴先生指着远处的一座山峦告诉我们,今天的露营地就在山的背后。 那么,至少今天已不再像之前那样望不到尽头了。 2 小时之后,我们翻越了山峦,然后在一顶贝都因式的小帐篷里享受傍晚的轻松时光。

抵达终点

次日清晨,行驶还不到五英里,我便遭遇了撞车,但我今天必须完成 80 英里的沙漠骑行。 我别无选择,只能爬上车座继续向前。 “勤能补拙”的道理 是我此行收获到的最透彻的感悟。

在沙漠中的最后一晚,我躺在海滩上的帐篷里,听着不远处传来大西洋浪涛的轰鸣。 除了家之外,这里是我驾驶摩托车到达过的最好的目的地。 我不再惧怕倒毙沙漠,或是撞车和骨折。 因为我仅凭借公路轮胎,便完成了驾驶摩托车穿越撒哈拉的危险之旅。 我知道这是前所未有的壮举。

访问驾驶人士部分的更多内容

梦想驾程

听这些专家娓娓道来的最佳驾乘体验,选择您自己的旅程或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