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ne standing in queue

为什么要减排?

在新冠病毒疾病爆发之前,2019的航空生产约有10亿吨碳排放,占全球总排放的约3%。然而,航空业在脱碳方面行动缓慢。若要想在明天产生影响,就必须在今天采取行动:若社会想实现巴黎协定最雄心勃勃的目标,将全球变暖控制在1.5摄氏度,那么改变已刻不容缓。

90%的调研参与者认为脱碳是其业务的三大优先事项,但存在明显的障碍:

  • 全球目标不够激进且未得到当地法规的充分支持;
  • 可持续航空燃料(SAF)的成本过高;
  • 休闲旅客不愿承担低排放解决方案的成本;以及
  • 航空业的许多人对碳补偿的作用表示怀疑

然而,调研发现了克服这些障碍的明确策略。通过整个航空生态系统的合作、创新和雄心壮志,这些策略可以加速变革。能源供应商可以增加可持续航空燃料的生产和供应,政府可以通过新的供求激励措施帮助增加可持续航空燃料的使用。金融机构可以为可持续航空燃料生产提供更多资金,商旅乘客可以购买更多可持续航空燃料作为其环境、社会和治理承诺的一部分。

业内人士认为,必须制定更雄心勃勃的目标。航空公司和国际航空组织应明确传达减排目标。也许在短期内最关键的是高质量补偿计划的标准和保证,且必须辅以宣传补偿好处、便于购买和奖励其使用的计划。

挑战是巨大的,但如果各方共同努力采用所有措施,壳牌相信到2050年,航空部门可以实现净零排放。壳牌必须发挥自己的作用。

壳牌的目标是到2025年每年生产约200万吨可持续航空燃料,到2030年可持续航空燃料将占壳牌全球航空燃料总销售的至少10%。

壳牌正在寻找这条脱碳道路上的合作伙伴。和任何企业一样,我们无法以一己之力实现行业脱碳。无论您是一家希望降低航空相关排放的企业,还是一家航空公司,亦或是一家可持续航空燃料生产商,我们都准备与您合作,帮助您在2050年实现航空业的净零排放。

Carlos Maurer, Sectors & Decarbonisation执行副总裁

航空业是世界经济和人们保持联系的基础。然而,如果世界想要飞行并减少排放,那么所有人现在都必须齐心协力,降低可持续航空燃料的成本并增加其供应,建立碳抵消机制,并围绕未来技术进行创新。

Carlos Maurer, Sectors & Decarbonisation执行副总裁

Anna Mascolo,壳牌航空总裁

可持续航空燃料具有最大的减排潜力。壳牌公司的目标是到2025年每年生产约200万吨可持续航空燃料。有了正确的政策、投资和跨部门的合作,我们可以加速航空业在2050年实现零净增长。

Anna Mascolo,壳牌航空总裁

访问能源与创新部分的更多内容

天然气

我们将利用天然气这种燃烧最清洁的碳氢化合物,为世界各地人们的生活提供动力。

克服技术难题

我们不断开发创新技术,旨在从更加难以抵及的地方寻找并安全开采更多且可负担的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