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2011壳牌亚洲汽车环保马拉松赛的中国学生团队在雪邦F1赛道上

同济大学志远车队的英文名叫“Zeal”,意思是“热情、热诚、热心”,而他们在雪邦的表现完美的诠释了这个队名。这支和我们朝夕相处五天的团队,给我们带来了太多的惊喜和感动。

“参加完环保马拉松,通常要花两周的时间才能回到正常状态”,已经参加两届SEM的 DJ这样形容自己的感受——说这话的时候,我们正拎着大包小包准备踏上回国的飞机,DJ碰到我们,马上给了一个大大的微笑和标准的SEM问候语:”Good morning Shell, Good morning Asia!(早晨壳牌,早晨亚洲!)”

Good morning Shell, good morning Asia!

一辆奇形怪状的汽车,一张“一起来吧”的海报,和一句“用更少的油,走更远的路”的广告,是我之前对SEM的印象。海报上的“目前的大赛纪录保持者用一升油行驶了3771公里”十分醒目,但是在没有亲身经历之前,没有人能想象这个数字对于这些热爱汽车,热爱创新的队员们来说意味着什么。2012年,我有幸成为了SEM志愿者中的一员,职责是“壳牌大使”——作为主办方的驻队大使和车队沟通,也获得了“零距离”接触参赛队伍的机会。

在雪邦的烈日之下,我迎来了自己的三支队伍——同济的电动原型车队去年饮恨第二,经过一年的改进调试,队员们对这辆车充满信心;同济的柴油原型车队是国内首支柴油机车队,但是队员们举手投足的架势俨然已是老手;马来西亚UCTI的队伍今年是第一次参加SEM,他们的电动赛车略显简单,但是团队的精气神丝毫不输别人。

刚刚从报到厅里走出,队员们就一头扎进了自己的外部车库里——一个临时搭建的巨型帐篷,虽然安装了很多风扇,但是在南亚的炎炎烈日下依然闷热难当,这个散发着滚滚热浪的车库也成为了队员们施展才华的舞台。

.这是梦想的舞台 .

志远车队的英文名Zeal的第一层含义是“热情”,这些工科出身的队员们对自己的赛车有着近乎狂热的感情,只要碰到赛车就废寝忘食,我不得不经常提醒他们去轮流吃饭,提醒他们车库关闭时间,提醒他们去参加其他的活动。有一次队员们正在讨论战术,好心的志愿者递上一盘水果,可赛车手太专注于讨论,取水果的手竟然伸到一半就悬停在空中。——一切想要把他们和汽车分开的努力都十分吃力。

“加工的那段时间里,几乎每天都有队员去五金城,加工厂,每天都有同学因为加工不能按时吃饭,要工作到深夜。”车队的网站上这样描述制造赛车的艰辛,而如此巨大的付出也让队员们像疼爱儿女一样疼爱自己的赛车——电动车队的队员们从来不忍心让爱车的轮胎接触粗糙的地面,每次都抬着赛车走完从车库到赛道的200米距离。而柴油组的队员们则为爱车准备了吉祥物——拴在方向盘上的小熊维尼和坐在车顶上的跳跳虎。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志存高远的志远车队在出征前就已将一切烂熟于心——雪邦赛道的弯道,坡度全部提前作了分析,然后根据分析制定了驾驶策略。每一个加速点全部提前设计,每次上赛道之后都会开会讨论进行修正。甚至和专业的F1赛车一样,节能车比赛也要更换轮胎!在正式上赛道之前,两支车队的队员们不约而同地卸下赛车的轮胎,拿回酒店更换比赛用胎——他们对于细节的追求到了这样的地步。

一切的一切,都充满着梦想的力量——这些年轻人渴望在雪邦上实现自己的梦想,渴望像F1车手那样在赛道驰骋,渴望身披国旗捧起奖杯,渴望自己的努力最终能够得到认可。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ZEAL的另一个意思是“热心”,这个团队总能让人感受到巨大的“正能量”,这种能量也感染着所有身边的人。

车队去年的“壳牌大使”曾燕玲是一个马来西亚的小个子的女生,她和这支队伍的友谊不仅持续了五天——在过去的一年里他们的联系从未中断。“我还专门为他们注册了‘人人网’”燕玲说,“所以我的‘人人’上一共只有8个好友。”今年比赛期间,燕玲也以“大姐姐”的身份出现在了Zeal的车库里,给车队送来了马来西亚的电话卡,好让队长和车手沟通。她时不时出现时常帮忙解决问题,协助翻译,仿佛依然是这支队伍的义务大使。“我太喜欢这辆赛车了”燕玲笑着说。毫无疑问,在这次SEM结束之后,她的“人人网”上又将添加来自中国的十几个新好友。

在雪邦的最后一天,来自德国的Joerg Weigl来到了Zeal车队的车库看望自己的老朋友们。——他曾是SEM 2011电动原型车冠军“Clean Vehicle Team”的队长。“上届比赛里,我们两支队伍非常焦灼,成绩交替上升,最后可能因为我们的运气好了一点,拿到了冠军。”如今的Joerg已经是一家汽车杂志的记者,以媒体的身份再次来到了雪邦赛道,但是他还是忘不了自己的“老朋友”们。他和Zeal车队的新一届队员们一一握手,真诚的称赞了他们的表现,最后留下了大家的联系方式。这一刻,他们已经不是对手,而是有着共同目标和爱好的战友。失败或者胜利,已经不再重要。

来之不易的胜利

志远车队今年的雪邦之旅并非一番风顺,柴油车队的第一轮尝试时跑出了一个最好成绩,但是因为超时而无效,之后的几次尝试始终无法重现第一轮的辉煌。连续两天队员们脸上都很难见到笑容。电动车则在发车仪式上遭遇意外碰撞,这一撞撞的让所有人心痛,电动车的车壳和挡风玻璃损坏,队员们不仅需要花费额外的时间进行修补,还必须承受由此带来的巨大压力。但即便在这种时候他们也没有丧失斗志,“这么点小伤根本难不倒我们,一个人就能把他们粘好,更别说我们还有那么多人呢!”队长许正昊这样给大家打气。

比赛进入白热化阶段,两支车队在各自的组别均名列第二,看到公布成绩的大屏幕大家都没法挤出笑容。队员们脸色阴沉的调试车辆,讨论战术:“我们每天晚上都要连续开会,直到深夜”。精神高度集中的他们,只要稍微有给一点放松的时间——比如听报告会的间隙,或者午饭后简短的闲聊——就会抵挡不住倦意,沉沉睡去。眼看五次尝试机会即将用尽,而且明明知道自己的赛车还有进步空间,但是由于种种意外原因始终无法跑出好成绩,队员们的情绪日渐焦躁起来。

7月7日下午,是两支队伍的最后一轮尝试机会“不管结果如何,这次比赛完大家就都会安心了。”柴油车队的队长王抱恒这样说道。车辆一如往常地顺利的通过车检,推上赛道,点火发动;队长和两位队员一如往常地站在赛道边用无线电和车手保持联系,记录行车数据,进行指挥;赛车一如往常地顺利完成比赛,在减速区缓缓停下,推进技术区域滴定油耗;技术官员一如往常地仔细滴定,记录结果,然后微笑着报出队员们最后的油耗数据。团队成员们已经不能抑制住自己的兴奋了,他们冲出车库,紧紧抱在一起。一升柴油行使363公里!这意味着这支年轻的队伍已经获得了这一组别的冠军!

“这是我进这个车库时感觉最好的一次!”车手李沁这样说,之前她来到技术检验区域时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要么是为了车辆检查,要么是为了准备比赛,这一刻队员们终于有了享受比赛的时间。
.
尾声

颁奖典礼结束,Zeal柴油车组的队员们收获梦寐以求的金牌和奖杯;Zeal电动组的同学们也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他们在逆境之中超越了自己;而另外一支来自马来西亚的队伍也完成了自己的SEM首秀,虽然成绩不佳,但是队员们收获了属于自己的感动。

属于所有人的SEM已经结束了,明年会有崭新的面孔再次出现 在雪邦。队员们对于创新和赛车的激情将会像火炬一样传递给下一届的新人们,继续书写热情的诗篇。

访问故事分享部分的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