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中国海油签署的两个海上油气产品分成合同,其合同区域位于莺歌海盆地的62/02和62/17区块。作为项目作业者,壳牌将采用先进的地震数据采集和处理技术,在莺歌海区块进行三维地震工作。在勘探阶段,壳牌将承担地震数据采集的费用并在探井上使用先进钻井技术。壳牌在勘探阶段持有100%股份,一旦进入开发阶段,壳牌的股份将降至49%,而作为项目伙伴的中国海油将控股。

同中国石油签署的陆上致密气产品分成合同修订协议,标志着位于鄂尔多斯盆地方圆1692.5平方公里的长北区块进入一个新阶段,新增项目工作范围包括开发其它致密含气砂岩和进一步开发当前在产气藏。一旦得到政府批准并完成评价工作,这一新增开发工作量将使目前的3.2亿立方英尺日产量更上一个台阶。壳牌将继续担任长北项目的作业者。

在加蓬,中国海油将获得BC9和BCD10海上区块25%的参与权益。中国海油将支付壳牌过去的勘探费用的25%并承担部分未来的勘探费用。壳牌将继续担任作业者并持有75%的参与权益。该协议尚待政府批准。

壳牌中国集团主席林浩光说:“我们非常高兴重返中国海上勘探并与中国海油在国内的重大项目上再次合作。我们为与中国石油一起延续和扩大在长北的成功而感到欣喜。同样的,我们非常高兴与中国海油签订了在加蓬的权益转让协议。与中国企业签订的这些新项目是壳牌中国战略的新近体现,就是与中国伙伴在中国乃至全球范围内一起合作,帮助满足中国快速经济增长所产生的能源需求。”

致编辑:

荷兰皇家壳牌有限公司在英格兰和威尔士注册,总部在海牙,分别在伦敦、阿姆斯特丹和纽约的股票市场上市。壳牌的公司在90多个国家和地区运营,业务涵盖油气勘探与生产,液化天然气和天然气制油的生产与销售,油品和化工产品的生产、销售和运输,以及可再生能源项目。请访问www.shell.com了解详情。

在中国,壳牌依据与中国石油签署的产品分成合同运营长北陆上致密气项目。双方还签署了一份为期30年、于2040年到期的产品分成合同(壳牌权益49%),在四川省的金秋区块联合评价、开发和生产致密气。金秋项目第一口天然气井于2011年9月实现投产。 也是在四川,壳牌和中国石油正在评估富顺—永川区块的页岩气资源情况。双方还正在评估鄂尔多斯盆地石楼北区块的煤层气资源情况。壳牌是杭州城市天然气管网项目的合资方,与中方伙伴一起开发、运营和管理一个高压天然气输送管网。

在下游,壳牌在中国有15个合资企业和9个独资企业。壳牌的实体经营包括约700个加油站,7个润滑油调配厂,10个沥青生产厂,以及南海石化基地。

媒体问询,请联系:

壳牌媒体关系部
(中国)栗陆莎:   +86 10 65054501 转 2685;lusha.li@shell.com
(国际、英国和欧洲媒体): +44 207 934 5550

壳牌投资者关系部
(欧洲)Tjerk Huysinga:  + 31 70 377 3996
(美国)Ken Lawrence:  +1 713 241 2069

警示陈述

荷兰皇家壳牌有限公司直接或间接投资的公司是各自独立的实体。为方便起见,本新闻稿有时使用“壳牌”、“壳牌集团”和“荷兰皇家壳牌”来泛指荷兰皇家壳牌有限公司及其旗下子公司。与此相似,文中还使用“我们”和“我们的”这样的词语来泛指这些子公司或为这些子公司工作者。当指明特定的公司并无任何实际意义时,也使用这些表述。本新闻稿中所使用的“子公司”、“壳牌子公司”和“壳牌公司”指荷兰皇家壳牌有限公司通过持有多数表决权或有权实施控制性的影响从而直接或间接控制的公司。壳牌有实质性的影响但尚未控制的公司被称为“关联公司”或“联合实体”, 而壳牌共同控制的公司被称为“联合控制实体”。在本新闻稿中,联合实体和联合控制实体也被称为“权益投资实体”。为方便起见,“壳牌权益”指壳牌在一个企业、合伙组织或公司中排除所有第三方权益后持有的直接或间接(比如:在Woodside Petroleum Ltd.持有23%的股份)的所有者权益。

本新闻稿包含关于荷兰皇家壳牌有限公司的财务状况、运营结果和各项业务的前瞻性陈述。除历史事实之外,所有其他陈述均是或可能被视为前瞻性陈述。前瞻性陈述是指,基于管理层的当前预期和假定,而做出的关于未来预期的陈述,其中包含已知和未知风险及不确定因素,可能导致实际结果、业绩或事件与前瞻性陈述中明示或默示的情况大相径庭。前瞻性陈述包括但不限于,有关荷兰皇家壳牌有限公司可能面临的市场风险的陈述以及表达管理层的预期、信心、估计、预测、计划和假设的陈述。这些前瞻性陈述是指使用诸如“预期”、“相信”、“可能”、“估计”、“希望”、“打算”、“可以”、“计划”、“目标”、“展望”、“也许”、“预计”、“将”、“试图”、“目的”、“风险”、“应当”以及类似词语或表述的陈述。荷兰皇家壳牌有限公司未来的运营可能受到诸多因素的影响,使得其运营结果与本报告中的前瞻性陈述差别迥异,这些因素包括(但不限于):(a)原油和天然气的价格波动;(b)对壳牌集团产品的需求变化;(c)货币汇率波动;(d)钻探和生产结果;(e)储量估计;(f)市场份额损失和行业竞争;(g)环境风险和自然风险;(h)查明合适的潜在收购财产和目标以及成功谈判并完成交易的相关风险;(i)在发展中国家和受到国际制裁的国家从事业务的风险;(j)立法、财政和法规方面的发展,包括针对气候变化的管制措施;(k)不同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和金融市场条件;(l)政治风险,包括征用和与政府实体重新谈判合同条款、项目审批的延期、以及延期回收分担的成本;以及(m)贸易条件的变化。本声明中包含或提及的警示陈述明确限制了本新闻稿所包括的全部前瞻性陈述。读者不应不适当地依赖于前瞻性陈述。关于其他可能影响未来业绩的因素,请参见截止到 2011年12月31日的皇家荷兰壳牌20-F表(见www.shell.com/investorwww.sec.gov)。读者对其同样应给予考虑。所有前瞻性陈述仅谈及本新闻稿发布之日( 2012年7月25日)。荷兰皇家壳牌有限公司及旗下任何子公司均无义务公开更新或修改任何前瞻性陈述以反映新信息、未来事件或其他信息。由于上述风险,结果可能严重偏离本新闻文稿的前瞻性陈述中明示、默示或隐含的情况。

在本新闻稿中,我们可能使用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准则严格禁止在向SEC提交的文件中使用的词语。敦促美国投资者仔细考虑我们在20-F表、文件编号1-32575中披露的信息(见SEC网站www.sec.gov - 在新窗口打开下载)。也可致电1-800-SEC-0330,向SEC索要这些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