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不愿承认自己就读于名校,

也曾明确表态不愿进跨国企业工作,

直到参加了壳牌Idea 360,

他直言是这个竞赛改变了他,

现在我们来听听目前就职于壳牌、

同时也是第四季Idea 360优秀选手的Daniel Lee与壳牌的故事。

Daniel lee talking in a conference

作为一名大多数时候都沉迷于在教室门上设置陷阱、制作抽水马桶模型、用纸制作大量“子弹”与其他班级“打仗”、利用热粘合将教室椅子粘到天花板上让它们“升空”,以及装配剧场灯具而不是写文章的非典型好学生,我的学习成绩不如其他同学那样好。即使我在新加坡管理大学(SMU)获得企业管理学位之后,我也从未梦想过在政府或大型跨国公司谋职。相反,我向往着效力于一家初创企业,从头干起研发新的创意,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同其他创业者一样,我渴望颠覆,不走寻常路,单枪匹马开创美好时代的希望。

参加壳牌Ideas 360竞赛,改变了这一切。自从读了艾萨克·阿西莫夫的著作,我就对人类为了生存而移居多个外星球着了迷。但如果我们连当前地球上的能源需求都满足不了,我们怎么可能实现这一点?怀揣着这个问题,我的关注焦点转向能源挑战。“海蘑菇项目”(SeaShrooms Project)的灵感源自诸多不同概念。简而言之,我希望未来是美好的,我想通过在1%的洋面上部署一群类似浮游生物的收集太阳能的无人机,满足人类的能源需求。

然而,有幸入围壳牌Ideas 360竞赛的决赛,给我上了重要的一课——我的创新并不能解决当今的问题。这次比赛改变了我对壳牌以及能源和工业领域的其他跨国公司的看法,我开始理解它们在推动朝着更加环保的未来逐步转型的过程中发挥的作用,它们深知,急剧改变会让许多人被落下,无法获得能源。

然而,有幸入围壳牌Ideas 360竞赛的决赛,给我上了重要的一课——我的创新并不能解决当今的问题。这次比赛改变了我对壳牌以及能源和工业领域的其他跨国公司的看法,我开始理解它们在推动朝着更加环保的未来逐步转型的过程中发挥的作用,它们深知,急剧改变会让许多人被落下,无法获得能源。

我未能在Ideas 360决赛中获奖,但我对希望有了新的理解。在Make the Future London盛典上,与能源转型倡导者的谈话让我眼界大开,我不仅认识到这个问题的复杂性,而且也看到许多人对构建一个负碳排放的世界,同时生产足够的能源,为更多国家提供动力,充满信心并满怀希望。

未来的希望并不在于一个人或一个激进的想法或一家初创企业本身,而是对更加光明的时代的普世希望,这份希望将让我们团结起来,激励我们勇往直前,让我们的工作变得有意义。要摆脱出人头地的压力,靠的不是选择一条“另类”的职业路径,做我喜欢的事或听从内心的激情,而是靠在或平凡或精彩的工作中,每时每刻都报以希望。

面对目前全球化的各种问题和挑战,人类也在不断努力做出举措。我们已经补好臭氧层空洞,在全球范围内大幅减少贫困人口,发现时间和空间并非恒定不变,找出办法重复利用轨道运载火箭,等等。就我个人而言,正是对未来能源的憧憬,让我在壳牌对外关系部的工作——向世人讲述壳牌在能源转型过程中发挥的作用——有了意义。

正如一句我喜欢的歌词“今天是昨天的明天”。世间没有坐享其成,只有对光明未来充满希望,尽己所能作出贡献,我们才能真正迎来美好未来。

壳牌Ideas360是一个全球性的创新大赛,鼓励世界各地的大学生提出解决全球能源、淡水和食品问题的创意。我们将搭建你与创新人士、壳牌的能源专家、导师的沟通桥梁,拓宽你的国际能源视野。第五季壳牌Ideas360已经开始,虚位只等有想法的你!

 

访问在校生与毕业生部分的更多内容

实习生计划

发现壳牌丰富多彩的世界。 发现您能做什么以及你能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