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menu

Main content |  back to top

用户自驾游记--伦敦

伦敦是一个在凌晨4点才会渐渐沉睡的城市,汽车记者Angus Frazer在凌晨时分驾车出行,感受黎明破晓的大英帝国首府。

我的路线从伦敦南部开启,跨过西敏寺大桥横穿泰晤士河直达国会大楼。在夜空中能看见两个黄色的圆盘静静地悬挂着。左边的是月亮,右边的是大本钟。

城里的广场

现在是凌晨3点50分,离能够带人们漫游云端的伦敦眼开始运行还有6个小时。我现在在这里找寻我对这个城市的独特视角。

十分钟之后我抵达了皮卡迪利广场。大本钟或许是在向世界宣布星期日的到来,而对这里的每个人,星期六的夜晚还远没有结束。道路拥堵如同任何一个你可以想象的九点的周一。我顺着车流中的一个空隙钻进了一条小路。在特拉法加尔广场附近,有无数这样的小路。

西区秀

london image

我一路驶过舰队街,经过Blackfriars大桥再次横跨泰晤士河。在伦敦大桥的南边,一路从后街驶向Borough集市,依然没有遇到同行者。在伦敦

地牢附近,我别无选择,只有通过一条长长的隧道去到西区。

在过去犬岛上的西印度码头边,我驻足凝望Canary Wharf塔外的风景。我顺着这古老的塔楼向西前行,担心我再也不能看到旭日从塔底升起的美景。我把车停在了Waterloo大桥边安静地看着太阳缓缓升起,将光辉洒满泰晤士河。

又到了去皮卡迪利广场试试运气的时候了。跨过西敏寺大桥时大本钟显示现在已是五点半了。在国会大楼附近的街边和我一道静静矗立的只剩下丘吉尔雕像和青铜的巡逻队。往上开过特拉法加尔广场,来自皮卡迪利广场的霓虹灯光依稀可见。

城市孤岛

london image

但是交通已不像先前那样拥堵。令人惊叹的是,就连皮卡迪利广场似乎也变成了城市中的孤岛。我的嘴角浮起一丝笑意:整个伦敦的街道都是属于我的了。最好不要延迟,天知道这份静谧与空广能持续多久。

沿着皮卡迪利向南,穿过一个巨大的转盘,便到了海德公园。从这里开始,我开始了漫长的Park Lane之行。从Marble Arch的背后绕过去,从Constitution Hill的出口出来,便是海德公园的另一边。不得不再说一遍,道路是完全空旷的,在驶过白金汉宫的时候,整个场景犹如一幅超现实主义的油画。

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我让自己迷失在了后街。既不知道也不在乎我将去向何处。再过一两个小时,这些街道会渐渐苏醒。而我,也将再也无法随心所欲地来来往往。

很快,清晨带来了新鲜的气息,也带来了一阵车流。我不得不与别人分享这些街道,因为它们不再属于我。但我将深深记得这些带我领略伦敦的大街小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