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menu

Main content |  back to top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关于秸秆的故事 

文:张平(壳牌中国润滑油业务部业务支持)
7月底8月初,我作为参加壳牌大学生能源调研项目的员工志愿者,加入一个中国农业大学、清华大学和中科院学生组成的联合调研团队,赴安徽蚌埠调研秸秆生产生物质能源的开发现状和利用前景,在这里和大家分享我的所见、所闻和所想——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当天涯上有人大喊羡慕农民伯伯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状态时,不知道有没有想过他们的生活微环境是这番景象:调研期间天气很闷热,大部分时间是泡在村子里找农民兄弟谈话。走的是水泥路就是水+泥的土路,赶上雨后更是寸步难行。而且家家有狗,处处飞空姐。(这是某位团员给老朋友苍蝇起的名字)说句不夸张的话,我们每天早晨是带上打狗棒上路的。

不是秸秆苦旅

请不要误解,这绝对不是一次秸秆苦旅。从编辑调查问卷,沟通各级政府机关,考察民营企业,到深入农户走访,统计调查数据……团队中每个人都是不可或缺的一分子,每天每位团员都有使命,我们干得热火朝天。

作为壳牌员工志愿者,有些潜移默化的行为习惯,总被团员们归类为壳牌行为。例如,某天我们走的太过偏远,根本没有代步工具能把大家送回城里酒店。通过电话沟通,当地政府愿意支援一辆大车来接。车来了,却发现,司机大哥已经酒过三巡,满眼迷觞。在我的我坚决反对下,团队任何人都没有乘坐他的车返城。结果那天,所有人都只能留宿农户。刚开始有人不理解,认为太过教条。第二天,中科院的那位博士非常认真的告诉我:他会考虑加入壳牌,因为这个公司的行为模式让人信任。

壳牌员工志愿者向农民了解生活

壳牌员工志愿者向农民了解生活

炊烟袅袅还会成为我们的向往吗?

有多少人知道,现在我国基本上是机器收割了。反正我在现场看到后觉得这是个很大的进步,至少比起过去的深耕细作节省了太多的人力资源。不过现状是机器收割使得麦茬过高,耕种时犁笆翻出的土根本就填埋不了如此高的麦茬。无奈之下农民就想出了先焚烧再耕种,也因此产生了近两年人们一直都关注的焚烧麦杆引发事故。轻的把邻居地里的粮食烧的一干二净,重的把干活的邻居烧的一干二净。

新的猫捉老鼠游戏开始了,麦田旁有环保局的执法车,公安局的车,甚至各村的村委会主任都上了战场,农民前面点火,政府后面收罚款。自古以来,中国文人们把炊烟袅袅、小鸟归巢作为对美好、和平生活的向往,但除了燃烧的酒吧、网吧、央视大裤衩外很少城市人再能看到“炊烟”了,如果再加上田地里的“狼烟四起”,炊烟袅袅还会成为我们的向往吗?


任何东西都有另一面

看似微不足道的秸秆,原来蕴藏着太多的资源。今后三五十年内,究竟有什么资源是可以大规模产业化生产开发的能源?最有潜力、最现实也最适用的生物质能源开始走入科学家视野。农业专家指出,所谓生物质能源即将所有生物产生的物质转换为可以利用的能源。

秸秆"变"乙醇
按照现在的技术,每吨燃料乙醇的生产成本在5500元左右,如果国家不补贴,就没有多少市场竞争力。因此,在降低成本上要下大功夫。从这个角度说如果产业化推广开来,农民增收将添新途径合理处理秸秆也就不再是问题。

秸秆“生气”
每两吨秸杆的热值就相当于一吨煤,而且其中平均含硫量只有3.8%。,远低于煤1%的平均含硫量.用秸秆气比烧煤球节约40%,比烧液化气节约60%,光这一项就省了不少钱。而且,气站还向村民收购秸秆,每500克8分钱,又是新的收入途径。不过这样的气站现在却是凤毛麟角。

秸秆“发电”
由于2吨秸秆的热值相当于1吨煤,目前我国农作物秸秆可作为能源用途的秸秆近3亿吨,至少可替代近1.5亿吨的煤炭。前提是秸秆发电能达到国外的先进水平。不过这需要真正的技术和大量的基础设施建设。

……

调研只是开始

秸秆的故事很多,它本身最大的冲突是因为非法处理带来的巨大危害和它显而易见的能源开发潜力。目前来看,对于秸秆,不利用是巨大的浪费,但要对农作物秸秆进行广泛综合利用,难度还非常大。除了农民自身的认识问题,还有许多实际问题,比如秸秆量大面广、种类多,存在收割、打包、收购、运输、加工、利用、技术、装备、资金、销售等一系列问题和各方面配套。任何一环的缺失都会导致想的和做的严重偏离。所以秸秆变成能源这件事,就算再顺应历史的潮流,自然的发展规律,也仍然强烈需要有力的政府大力支持,技术研发和市场信心。 

但愿调研只是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