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menu

Main content |  back to top

杨朝晖在集训中向投资商们做演讲

杨朝晖在集训中向投资商们做演讲

新经济中国项目是壳牌中国集团在能力建设领域的重点社会投资项目。该项目定位于为国内绿色中小企业发展提供专业支持,致力于解决绿色中小企业发展面临的各种困难和挑战,引导风险投资流向,并从推动节能减排、发展低碳经济的角度,探索中国可持续经济发展中的新问题和解决方案。

今年夏天,新经济项目支持的北京绿色领域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杨朝晖参加了新经济项目的合作伙伴“不可思议的讲习所(Unreasonable Institute)”在美国科罗拉多州的集训。这是该组织针对全球创业型的企业家举办的第二届集训活动。杨朝晖凭借不懈的努力,在层层选拔中脱颖而出,最终成为获得集训资格的25 位企业家之一。其中,壳牌多位同事积极捐款为杨朝晖的美国之训尽微薄之力。现转登杨朝晖回国后在新经济中国电子刊物上的文章,与大家分享她的所得所获。

2011年 6月里的一天清晨匆匆告别家人,从首都机场出发,一路颠簸、辗转20多小时后,在深夜抵达美国西部科罗拉多州一个群山环绕的西部小镇博尔德,它是全球著名的户外运动集训地,这次成为我到美国参加Unreasonable Institute夏季企业家培训的集训地。

作为绿色领域公司的创始人、道和环境与发展研究所“新经济中国项目”扶持的一个绿色小企业,我与来自五大洲19个国家的24位创业型企业家、60位创业导师、20位投资人一起,在博尔德小镇AURARO 17 号拐角的一栋二层简易小楼里、在汗流浃背的酷暑中度过了难忘的45天,我称它为国际创业者的“满月”。
回想这段国际“月子”, 与我前些年在英国攻读了14个月的管理学位相比,如果单从时间上和学术上的收获而言,不能相提并论,算不上系统的培训,但是一次很好的创业融资体验,是一个超密集型的创业实践培训,跨越了从国际商学院的理论体系到非传统的商业对接实操,经历了跨地域、跨文化、反传统思维和行为方式,以及价值观和社会道德等等的“洗礼”,有时甚至像场暴风骤雨,劈头盖脸“砸”来。我经历了“迷茫—迷惑—震惊—清晰—坚定”几个不同的阶段,愿意在此与国内创业同仁们分享其一二。

一、 活着就是为了“改变世界”
一起培训的大多数企业家,大多来自北美文化圈,包括印度、南非、巴西等地都或多或少受过美国文化熏陶,所以大都认为自己降生到这个世界的唯一目的就是改变世界,是“天将降大任于己”。这与“苹果” 创始人乔布斯的人生哲学“活着就是改变世界”不谋而合。他们挑战传统,质疑先人,轻视等级和条条框框,吃苦耐劳,坚信自我的不懈努力终究能梦想成真、改变世界。

我们26人中,有13岁才第一次穿上鞋的非洲朋友,有在利比亚10岁从军后逃出来的“童子军”,有婚后冲破印度传统走出家门创立残疾人福利事业的妈妈,有哈佛女博士、麻省理工学院的高材生、国际咨询巨头麦肯锡出来的咨询师,也有没什么炫目学历的零售业创业者。大家在这里的人生目标只有一个:CHANGE THE FUCKED WORLD,(改变世界,也是培训组织者的口号)!45个日出到日落,在这座二层小楼的里里外外,每个人都在积极讨论自己的项目如何改善、改变世界。虽然有些激进,但有时想想:如果缺了这种勇气和执着,都墨守成规,这个世界就会少了乔布斯的苹果、比尔•盖茨的微软、 马克•扎克伯格的FACEBOOK的精彩。

二、 个人主义与独立
美国文化强调先自我满足个人利益(包括个人梦想,不管多不现实,甚至荒谬),因此在整个培训中,无论面对的是成功投资GOOGLE的投资大师,还是学院派导师,甚至是老牌的MORGAN投资家族,我们都会不迷信他们以往的成功,更愿意从这些老道的投资者和导师那里讨到对自己企业有价值的建议。
平时的小组讨论、演讲和资源分享,大家都会“争”对自己有利的事,突出个人,毫不谦让。只有在高度满足了自我之后,才会想到他人,略施爱心,予以有限的帮助,绝不会先助人,再助己。美国的价值观就是彻头彻尾的个人主义和“商业优越感”。

“独立”在美国创业文化中也是被强调的。无论工作还是生活,合作都是基于个体独立。比如,在小组讨论前,每个人都要提出自己的解决方案并挑战他人的观点,一旦达成共识,便有高效的团队合作。在谈论问题时,推崇直接、简洁和批判性的争论。不好意思和不发表个人意见在美国文化里被视为无能。

三、 企业家精神
在这里我看到和感受到的企业家精神是: 自信、执着、谦虚、不放弃和脚踏实地。
一位与我同样做回收行业的墨西哥企业家,在美国一所商业名校读过MBA。他为人非常谦逊、彬彬有礼,几乎每天都像学生一样做作业、修改演讲文稿,有时与我激烈讨论并互帮互学。虽然“回收”这个主题在美国投资商眼中并不那么吸引人,但他从不气馁,永远带着自信的微笑,耐心地与每个投资商面谈。在他离开美国的前一天,我们聊到凌晨3点,他认真地和我讨论未来的合作,并一一记下他回国后要帮我做的每一件事,令我感动。

在旧金山和博尔德的路演前,每个人都通宵达旦地演练自己的企业介绍,投入的时间和精力不亚于中国的高考学生。这种脚踏实地的精神非常鼓舞我。

四、 创业环境
美国的人文历史虽然不长,但资本主义和市场经济的发展历史却不短,其社会环境、政治环境,包括各类的国家扶持基金、各种形式的投资机构和资本,形成有利于创业者的得天独厚的优势,加上社会环境对于失败的宽容、对于创新的崇敬,这些对创立微型企业都非常有利。

我们当中的许多人在创业初期几乎就不是白手起家,已经融到了各类的启动资金,一有创业团队就开始“战斗”了。他们并不认为给世界500强公司打工是多么了不起的荣誉,反而更愿意自己创造奇迹。这与中国国内二三十岁年轻人追求稳定的单位和待遇的心态大相径庭。而且,美国的“实习生”和“志愿者”文化也很强,大多是不给薪水或非常低的薪水,这样无形中为刚起步的公司降低了运营费用和成本。在美国文化里,用自己的学识和能力为社会创造更大的贡献要比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更有价值。因为他们相信:创业、创新更能展示个人才能。

五、 中国,我的太阳
45天里,在日常小组活动、与投资商接洽、面对公众演讲的歌剧舞台上,我是唯一来自中国的企业家,能做的就是以我们的绿色领域公司为例,向世界表达中国,展示中国。

常言“不出国,不爱国”,的确如此。当我面对各种对中国啼笑皆非的误解,当我面对“中国人只会抄袭,没有自主品牌,只会制造,不会创造”的声音时,深感作为一个中国企业家的责任和使命。当我运用在西方系统学习的管理体系和流利的英语,结合我在中国实践品牌创业四年的亲身经历,面对来自世界各地的观众演讲时,我看到了他们惊喜的目光,听到了观众席上的赞叹,感受到闪光灯后面的频频关注。包括8月初,我受世界资源研究所的邀请到华盛顿做了一次演讲,现场观众对中国环保事业发展、妇女创业的挑战、商业模式及创业目标等反响热烈,短短半天的交流意犹未尽。

45天在人的一生中是过眼云烟,但它带给我的震撼、感染、感触和感动已入骨髓,激励我继续为“绿色中国”的梦想而倾尽微薄之力。

在我结束培训和路演回国时,苹果公司的灵魂人物史蒂夫•乔布斯刚刚卸任“苹果”公司;我参加完“社会企业家”年会从旧金山回国,还在机场买了三本有关乔布斯的书准备细细研读,他却离我们而去了。生命无常,生命短暂,但他的 “STAY HUNGRY,STAY FOOLISH(求知若饥,虚心若愚)”将会一直激励我们听从内心的召唤,成为创业路上那个最孤单的影子,为心中的那份梦想坚定前行。

借此文,我要感谢道和环境与发展研究所、世界资源研究所、壳牌中国集团、欧美同学会美加分会、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UNREASONABLE INSTITUTE、惠普中国公司及所有支持我前往美国参加此次集训的家人和挚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