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menu

Main content |  back to top

演讲稿及署名文章

能源技术创新——可持续发展的动力

壳牌集团首席技术官肖特曼 (Gerald Schotman)

壳牌集团首席技术官肖特曼 发表于2011年6月7日《人民日报》

中国既需要安全、低价的能源,又需要更丰富、更清洁的能源。国际合作与科技创新是开启成功的一把钥匙。

Gerald Schotman, Shell CTO

早在两千多年前,中国古代哲学家就坚决反对“焚林而田、竭泽而渔”的做法。绵延不断的中华文明,让中国人倍加崇尚这种放眼长远的价值观。当今,中国的远见充分体现在以五年为周期的发展规划中。中国将比以往更加成功,而能源领域的清晰目标无疑是重要支柱。

显而易见,中国既需要安全、低价的能源,又需要更丰富、更清洁的能源。控制碳排放势在必行。满足中国的能源需求离不开科技创新。正如“十二五”规划所展示的,中国将油气开发列为科技创新能力建设重点领域之一。

我将探讨的是:科技如何应对能源与环境的挑战?中国如何与像壳牌这样的能源企业建立重要的战略合作关系,推动未来技术创新?

如今,全球能源消耗量达到了有史以来的最高水平。截至2050年,全球能源需求量预计将增长三分之二。整体而言,这不仅缘于人均能源消耗量的上升,还因为人口数量在不断增长。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石油进口国和最大的汽车市场。中国渴求能源,因而正从战略层面寻求解决方案。

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长7%;城镇化率提高4%;提高能效并降低单位GDP碳强度;污染物排放总量减少8-10%——这些都是中国“十二五”规划的重要目标,考虑到中国一次能源结构以煤为主,这些目标受到举世关注。

在我看来,国际合作与科技创新是开启成功的一把钥匙。像壳牌这样的跨国公司拥有创新技术并在能源领域拥有超过一个世纪的丰富经验,而中国则能够依托自身对当地市场的深刻理解,以及着眼全国的广泛视角,确保相关技术得到最有效的利用。中国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正与壳牌进行“中国中长期能源发展战略”合作研究。

当我们的中长期研究正在进行时,中国“十二五”规划已开始实施。在这个过程中,有三种情况肯定会出现:首先,鉴于煤在中国一次能源结构中的主导地位,中国必须寻求各种可行方案实现清洁用煤;其次,中国的能源结构必然会继续走向多元化,逐步从煤炭转向一系列清洁能源;最后,不管使用什么能源,都必须想方设法提高能效。我认为,在这三项任务中,科技的作用至关重要。

例如,煤气化技术将煤炭转化为更清洁的合成气,能用于发电、化工,还能作为“代用天然气”。在湖南岳阳,我们与中石化就在中国设立了首个煤气化合资厂。除了为中国能源行业带来效益,壳牌还一直推动本地化、充分利用当地制造能力的做法:我们认证的中国制造商,让98%的煤气化设备自豪地贴上“中国制造”标签。

尽管科技创新促进了煤炭的清洁利用,但我认为能源多元化对中国仍然具有重要意义。中国正让大型风电、水电和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和核能扮演重要角色。但与此同时,任何以其他能源替代煤的做法,也将不可避免地拉动对石油和天然气的整体需求。

最终,天然气领域将有可能取得最令人振奋、影响最深远的技术进步。21世纪注定是天然气的时代。到2012年,壳牌天然气产量将占其能源总产量的一半以上。天然气是燃烧最清洁的化石燃料,且开发成本较低。此外,依托先进技术,壳牌还能将天然气转化为全球应用最广的高品质能源产品。在这一背景之下,壳牌携手合作伙伴中石油,依托先进技术,开发油气资源,譬如长北气田。

中国既是天然气的生产国,也是天然气的进口国。我认为,天然气处理领域发生的科技创新也是亮点。液化天然气(LNG)技术一直被用来将大量天然气输送到重要的国际市场用于发电。这种技术将天然气冷却至-160C,让其体积缩小约600倍。有了提高寒冷气候条件下液化处理效率的创新技术,我们就能在极具挑战性的地区建立LNG工厂——例如俄罗斯萨哈林特大项目。专业技术和创新能力,让我们得以解决直接在海上气田液化天然气这一难题,而不再需要将其用管道输送到陆地上进行处理。壳牌不久前宣布,将在澳大利亚的序曲(Prelude)气田建设全球第一座浮式液化天然气(FLNG)设施。

随着天然气制油(GTL)技术时代的到来,天然气的多样化应用日趋成熟。这一工艺能将天然气转换成多种高质量油品。壳牌在卡塔尔合作开发的珍珠GTL特大项目,目前正处于调试阶段。达到最大产能后,它每天可生产32万桶石油当量,足以在16万辆汽车的油箱中加满高品质的清洁燃油。上海和北京已试用了这些高品质的燃油,它们的排放量较低,能切实地改善城市空气质量。

除油气资源的高效开采外,提高能效已被视为和能源安全和环境保护同等重要的工作。在这方面,科技能够发挥重要的支撑作用。壳牌与中海油在广东惠州合作建设了南海石化工厂,高效、环保生产方式达到世界先进水平。专利技术每年帮助该厂节约至少550万吨用水。2008年至2009年项目实现的节能量相当于73,400吨标准煤。南海项目只是一个例子。壳牌的技术和咨询服务,可帮助中国炼厂节能10%。

虽然工业用户占据了能源市场的很大一部分,但我仍想强调普通消费者的重要性。如果成千上万的消费者能够提高他们的能源使用效率,那么减排事业将取得突破性的进展。正因为认识到了这一点,壳牌提出了 “智能交通”战略,以更可靠、更经济和更清洁的方式运送旅客和货物。它包括三个重点领域:更智能的产品、更智能的应用以及更智能的基础设施。

除“智能交通”外,可持续的生物燃料也能帮助减少交通行业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壳牌正在投资生产目前最低碳、最具成本竞争力的生物燃料——采用巴西甘蔗生产的乙醇。与汽油相比,它能减少70%的二氧化碳排放。我们在生物燃料技术领域的经验和投资,有助于推动生物燃料技术的发展。

在壳牌与中国的合作中,润滑油扮演着重要角色,因为中国是全球第二大润滑油市场。同时,润滑油也是提高能源效率的关键一环,例如壳牌与Gordon Murray Design公司合作开发的概念润滑油,能将发动机燃油效率提升6.5个百分点。壳牌正在中国建设一个润滑油技术中心,为汽车、船舶、机械和电力行业的中国客户提供全面的润滑油解决方案。它将努力与中国客户、原始设备制造商、高等学府和科研机构建立伙伴关系,并提供技术、营销和培训支持。

从更广泛的角度来说,我们的技术中心遍布世界各地。壳牌每年的研发投资超过10亿美元,领先于其他所有国际石油公司。全球化布局给予了我们一个全球化的视角,并为我们的中国合作伙伴以及壳牌在中国的业务创造价值。

在能源领域,对高新科技的渴望永无止境。“更好、更智能、更清洁”必须成为主要的目标。过去我们之所以能取得成功,关键在于先进的技术,以及我们在各个层面同中国建立的有力的合作伙伴关系。这些因素将一直是未来取得更多成功的基石。